为学校法治化规范化管理提供指南——专家解读《义务教育学校管理

作者:admin 日期:2017-12-12 15:23 关注度:

       日前,教育部正式印发实施《义务教育学校管理标准》。《管理标准》的出台对我国义务教育发展意味着什么?对2014年试行版有哪些修正?《管理标准》应从哪些方面把握精髓?如何确保《管理标准》落到实处?围绕这些问题,本报记者进行了采访。
      对推动义务教育学校内涵发展意义重大
      为推进义务教育学校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,2014年8月,教育部研究制定了《义务教育学校管理标准(试行)》,并遴选北京市海淀区、江苏省泰州市等8个地方开展了实验工作。
      经过几年的实验探索和经验总结,《管理标准》对试行的标准作了进一步修改完善。主要表现在,进一步明确了管理的内涵定位为相对狭义的管理,主要指促进学校内涵发展、提升学校治理能力,与教育教学密切相关的管理工作。补充了党的十八大以来《德育指南》等一系列政策中有关学校内涵发展的核心内容和要求。认真落实党的十九大对基础教育的重要部署,更加突出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,更加体现素质教育要求。
       “《管理标准》为学校实现管理法治化、规范化、精细化和科学化提供了指南。”江西省南昌市教育局党委书记、局长谢为民说,《管理标准》既是落实规划纲要、提高管理水平的重要举措,也是实现管理育人、构建和谐校园的迫切要求,还是规范办学行为、推进科学治理的现实需要,更是转变政府职能、理顺政校关系的具体体现。对教育行政部门“管什么”、学校“做什么”、教师“教什么”等热点、难点问题树立了导向,指明了方向,提供了全面科学的参考和依据。
       “《管理标准》的实施,在我国义务教育发展史上具有开创意义。”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负责人指出,《管理标准》首次全面系统地梳理了我国义务教育学校管理的基本理念、基本内涵、基本框架、基本要求,是提升我国义务教育管理标准化、规范化、制度化水平的重要举措。“颁布实施《管理标准》,是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必然要求,是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关键之举,也是规范义务教育办学行为的有效抓手,对于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,全面提升义务教育发展水平意义重大。”该负责人表示。
       以育人为本、均衡发展、充分发展为精髓
       新颁布的《管理标准》,从保障学生平等权益、促进学生全面发展、引领教师专业进步、提升教育教学水平、营造和谐美丽环境、建设现代学校制度6个方面,明确了学校的主要管理职责,共涉及22项管理任务、88条具体内容,涵盖了义务教育学校管理的各个方面,既有总体性的原则要求,又有可操作的具体规定。
      “《管理标准》以管理为切入点,注重课程育人、文化育人、活动育人、实践育人、管理育人和协同育人,其落脚点在‘育人为本,全面发展’,特别强调要牢记初心,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统领立德树人工作,突出育人为本。公平是义务教育的应有之义,要依据《管理标准》,保障学生平等权益,做到入学公平、过程公平、结果公平,突出均衡发展。学校要加强治理能力现代化,变‘管学校’为‘制定标准、顶层设计、甄别经验、培育典型、统筹推进’,提高教育教学质量,遵循教育规律和学生身心发展规律,突出充分发展。”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负责人指出。
       在谢为民看来,《管理标准》树立了一个根本理念,就是“育人为本,全面发展”,就是要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,发展素质教育,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合格接班人。
       “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,是十九大对我国教育改革发展提出的新要求。不断提高义务教育办学水平,努力提升义务教育质量,是落实《管理标准》的一个重要立足点。”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汪明说。
       多方联动,确保《管理标准》落地生根
       义务教育学校标准化、科学化、精细化管理推进效果如何,管理水平能否得到质的提升,关键看落实。
       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负责人指出,各地各校要将落实《管理标准》摆在推进义务教育学校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位置,作为义务教育学校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的重要举措,切实抓出亮点、抓出成效。具体来看,各地要根据本地实际制定具体的实施方案,细化标准要求,一校一案,完善培训等配套政策,并做好督导评价。
       在汪明看来,落实《管理标准》是一项系统工程,不能只有单一的学校视角,也不能只看作是学校的事情,而是需要政府、社会和学校的共同参与。
       对此,北京市海淀区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吴颖惠表示认同:“要依据《管理标准》划清教育治理主体之间的权力界限,政府要做到不缺位、不越位、不错位,学校做到自我管理、自我约束、自我发展,社会参与管理引入社会评价机构鉴定教育。建立起政府、学校和社会既相互制约,又相互支持的现代教育治理体系。”
       谢为民认为,《管理标准》作为一项行政管理制度文本,各地需要做好“结合”和“嫁接”工作,研制更为具体、细化的操作要求,切实增强工作针对性、科学性和实效性,在对标审视、自我评价过程中,激活区域和学校内在发展动力。
       作为农村学校管理者,湖北省宜都市枝城镇西湖初级中学校长易发红认为,要对照标准办学,逐一梳理学校管理工作的短板和不足。在他看来,农村学校要实现特色发展。“《管理标准》每一条背后都暗含着一个办学特色的切入点,学校要因地制宜,调动乡村各种力量和资源,把学校建设成乡村的文化中心,实现农村发展格局的整体提升。”
       “落实《管理标准》,要充分考虑到区域教育、学校发展的不平衡,避免‘一刀切’。”汪明说,如何在统一要求的基础上,注重分类指导、分层要求、分步实施,扎实稳步推进,真正促进学校实现科学治理,是在落实《管理标准》时需认真加以关注的问题。